本网记者龚雯雯:最忆后所水貂情


本报记者龚温温:最记得貂皮情

北仑新闻网

2012年11月08日

自成为记者以来,他一直习惯于将自己平时的文章按年和年分类,然后放入统一的文件夹中。 其中,最近对《那年,那水貂,那光景》的采访令人印象深刻。

大约几个月前,我接到编辑部领导的安排,采访柴桥之后村里水貂养殖的历史,并要求写一篇关于过去的专题文章。 “什么是貂皮?”我的第一反应是上网去百度。在我对貂皮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后,我开始为面试做准备。 我首先找到柴桥街了解情况,得知后索村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在北仑建了第一个水貂养殖场。到目前为止,村子里仍然有一些水貂农场主。 热心的街头工作者也向我推荐了一位农民李康殷。

为了争取时间面试,我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柴桥后所村。 后索村说它不大,但是很难找到一个叫名字的人。我不得不走着问。当我找到李师傅的房子时,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 李师傅水貂养殖已经持续了30多年。我想找个人面试会容易得多。 然而,这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对自己最初繁殖经历的记忆有些混乱。此外,他在第一次面试时不想多说什么。面试一度陷入僵局。我只能耐心地引导李师傅的记忆,同时记录他的单词和短语。 在李师傅家呆了一个上午并认识了他之后,他慢慢地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在李师傅的介绍下,我找到了王根伟,后索村的另一个水貂农场主。他现在是后索村最大的水貂农场主,饲养了3000多只水貂。他是名副其实的“貂皮大王” 通过与王师傅的几次接触,我大概了解了水貂养殖、何时接种疫苗、何时喂食、如何养殖水貂以及如何剥水貂的皮。虽然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对我来说,每个过程都是如此奇怪和新奇。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水貂的习惯,我在水貂养殖场“闲逛”了半天,看着工人们喂东西,清理粪便,帮水貂洒水降温。 虽然水貂体型小,但它们凶猛且极度警觉。我一靠近貂笼,它们就立刻“活跃起来”,它们的小眼睛旋转着,四只爪子拍打着貂笼,好像要跳出笼子。 半天后,连王师傅都开玩笑说我身上有貂皮的味道。

既然我想写侯索村水貂养殖的全部历史,我必须“恢复”当年在村里建立的水貂养殖场的历史,因为李师傅和王师傅都是个体农民,没有在村里的水貂养殖场工作过,这也意味着我必须再次找到受访者。 在过去的40年里,当年的几位村干部都去世了。 经过许多波折之后,我终于和水貂养殖场的负责人吴顺觉取得了联系。 不幸的是,吴师傅通常在宁波工作,只在周六和周末返回柴桥。由于工作繁忙,他也拒绝了我去宁波面试的请求。 就这样,跟吴师傅约好时间,等了半个月 在此期间,我连续几次去后索村,联系了几个水貂农。我也害怕最初陌生的水貂,变得更加友好。

对吴师傅的采访大约在一个周末进行。那天我起得很早,来到了他家。 他很健谈,回忆起那年后在村子里建立的水貂养殖场。 前年,由于貂皮价格的波动和饲料成本的增加,吴师傅也放弃了耕作。 “和貂皮打了半辈子,老不能再继续前进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吴师傅说这话时的表情,所以小姐也不放弃 不知不觉中,我和吴师傅谈了三个多小时。当我回到北仑时,我意识到已经中午12点多了。虽然我已经饿了,但我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采访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来去去,然后我用了两天的周末加班来把文章写出来。 后来,因为我在找照片,我连续跑了几次去区档案馆和柴桥街。 虽然寻找旧照片的计划最终因年龄而落空空这给这篇文章增加了一点遗憾,但这次采访经历已经成为我宝贵的财富。

共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