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单车1000辆 石家庄市裕华区探路共享单车治理


?

石家庄市雨花区城市管理部门已清理完毕,共用自行车。朱龙超照片

人民网石家庄市,9月10日,从8月初开始,随着石家庄市大力建设国家卫生城市的努力,石家庄市雨花区城市管理部门开始着力整治共用自行车。为了每天清洁1,000辆汽车,我们计划在两周内在辖区内对共享自行车进行地毯清洁,而无需进入程序。此举引发了人们对城市共享自行车管理的担忧。

石家庄市雨花区:清理无人共享自行车的通行程序

石家庄市民李树军住在体育街北街附近。他的工作单位在乔西区和平医院旁边。每天早晨,他走出社区后,都会骑一辆共用自行车去中山路的地铁1号线,然后乘地铁上班。花一天半的时间在路上,这非常方便。但是,最近他出去了,发现一辆经常停在社区入口处的共用自行车似乎要少得多。

“我在朋友圈中阅读了新闻,得知雨花区城市管理部门清理并分享了自行车。”李树军说:“有朋友给我发了照片。城管部门开了车,装了车,然后把车拉了。”

石家庄市雨花区城市管理指挥中心共享自行车数据监控屏幕。朱龙超

8月7日起,石化庄雨花区城管综合执法大队开始清理辖区内无通行手续的共享单车。据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齐旭东介绍,共享单车自两年前进入石家庄以来,为解决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提供了极大便利。然而,随着企业的恶意竞争,送货量急剧增加,路边被任意拦住,共享单车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医院、学校、超市,很多未按计划停放的自行车挤满了非机动车,占用了盲道,不仅给行人带来不便,还造成环卫部门进行垃圾清理,造成了城市环境和城市秩序的恶化。压力很大。”本次清理前,我们曾致函市交通局和行政审批局,了解到我市共享单车只有摩拜、哈哈和绿橙的准入手续。其他像萧皇奇(OFO)的街道兔子摩托车和哈尔滨摩托车没有进入程序。”褚旭东说,这次清理整治行动的第一步主要针对这些没有准入手续的共享单车。按照规定,管理人员人员的配备要到千分之五。也就是说,二百辆车子至少有一名专门的管理人员。“然而,石家庄好多共享单车公司的人员配备根本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褚旭东说,“这次清理,先从数量上让共享单车在我区减少一半。下一步,我们区准备出台规范措施,彻底解决共享单车无序停放,影响城市市容环境的问题。”

石家庄市中心医院门前停放的共享单车。祝龙超 摄

规范共享单车管理:多数市民表示支持

在调查中,除了李书军外,许多石家庄市民都表示,日常生活中都骑过共享单车。而据哈单车公布石家庄2018年骑行大数据显示,25-35岁的上班、上学人群是共享单车的最大用户群。单个用户的单次平均骑行时间为15分钟,骑行活跃时间都集中在上下班时间,即7时-9时,17时-19时。这也证明了共享单车的最大用途是解决了“短距离出行”。

尽管大家日常生活中已经习惯了骑行共享单车,但对城管部门清理整顿共享单车,大多数市民表示支持。

“我觉得应该整治。”经常使用共享单车的刘女士说,“共享单车没问题,有问题的是管理。有些共享单车乱停乱放,有的都成‘僵尸单车’了。”

市民张女士说:“有时候想找辆好骑的车子都找不到。”她发现有些路段停放的共享单车破损严重,座子脏兮兮的。地铁口用车高峰期无车可用,过了高峰期大量车辆闲置,乱七八糟的堵成一片,进地铁还得穿过“自行车阵”。“不是清理,应该是整理。”张女士说。

石家庄裕华区城管部门清理的部分共享单车。祝龙超 摄

共享单车作为新兴事物一出现就成为社会热门话题。据交通运输部数据,共享单车出现不到一年,到2017年7月,全国已经累计投放超过1000万辆,注册用户超过1亿人次。这种共享单车的井喷式发展,包括乱停乱放等问题涌现,违背了共享精神,也给城市管理增添了不小的难题,导致各地纷纷出台禁令,禁止共享单车的进入和使用。

“比方说,石家庄的共享单车需求量是10万辆,那么现在在石家庄的共享单车得有50万辆。” 石家庄裕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褚旭东说,“约谈五家企业的时候,要他们减少投放量,没有一家这么做的。”

“我们也希望规范起来。”一家共享单车的负责人表示,“我们是最早被批准进入石家庄的。当时给我们批的数量是十五万,其他的批的都是一两万。但实际上他们投放的比我们多得多。车子太多了,我们想放也没地方放了。”

共享单车:清理还是规范?

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时代的新兴产物,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人们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难题,但也给交通管理、城市秩序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不光石家庄,山西太原今年五月份以来,也展开了对共享单车乱象的集中整治。城市主干道、道路辅路、背街小巷、老旧小区,特别是对车站、机场、公园、大型商超、学校周边等人流量较大的区域进行集中式、地毯式的清理整顿,要求共享单车做到“三个必须”,即:共享单车必须在规定线内停放,车头必须统一朝向,车辆必须整齐有序、首尾一致。另外,该市还在禁止停放区域设置了禁停电子围栏,在人流密集区域设置停车推荐区域,引导民众有序停放。

河北师范大学教授丁立杰教授认为,共享单车是一个很好的创造,满足了人们短距离出行的需要,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共享经济是一个多元利他的经济模式。但是,共享单车正处在一个行业内部竞争整合期,从企业的角度看,对于市场占有率的渴望导致企业内部缺乏监管动力,因为只有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企业才能更有效地占领市场,为此甚至不惜突破规则。资本或许可以不理性,但主管部门不能看热闹。从生产、运营、准入到摆放,其实都由明确的主管部门。目前石家庄的管理实际上长期处于缺位状态,当前的管理也是因为创卫的一阵风式监管。这样起不到真正的规范作用。仅就摆放而言,必须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包括设置专门地点(严禁溢出)、加强日常维护、设置警告处罚乃至退出条款。

据石家庄裕华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褚旭东介绍,下一步该区也将出台相关长效治理的政策。“裕华区将按街道编号,全面统计辖区单车投放数量,在全区重新测划停车围栏。根据设置的停放位置,将停放围栏划分为A、B、C、D四类,A类围栏位置优于B类,B类优于C类,C类优于D类;采取评分和末位淘汰制,对各共享单车企业‘一天一考评’,每周总结,分数越高的企业,停放区域越好,不允许低分企业越级停放。”

除此之外,裕华区还将对共享单车企业进行一次全面查验,共享单车企业必须提供单车、助力车准入批文;对没有准入许可的,企业应自行清除路段上共享单车,否则将对其进行专项清理,并对企业实施行政处罚。

“市政府要我们先从裕华区试点,成功之后全市推广。最终要实现三赢:市民方便、城市整洁、企业盈利。”褚旭东说。

石家庄裕华区城管部门对共享单车进行实时监看。祝龙超 摄

共享单车管理:政府管平台 平台管单车

几年前,石家庄市政府有关部门为了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曾推出过便民自行车,然而却很快销声匿迹。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不方便”:办卡退卡、取车还车都要到指定地点,一来一回所花费的成本还不如步行。如今在市场的引导下,各个共享单车企业将当年政府部门没有解决的问题解决了,关键就是做到了方便。这种方便的运行模式,适应了大众出行的需求,但随之而来的出现了乱停乱放,秩序混乱的问题。

河北省政协委员康君元认为,治理共享单车之乱,关键不在于政府要不要干,而在于该怎么干。政府的管理应该以服务为主,而不是设置准入障碍、要求获得许可或者牌照等办法。这种行政手段短时期内可能收到不错效果,但却阻碍了市场的内生动力,束缚了创造创新能力。要实现对共享单车的有效监管,监管部门应当转变思维方式,构建一套全新的监管模式。比如,可以充分运用大数据的力量,通过与企业的数据共享,加强对平台企业的管理,实现“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单车”的目的。

共享单车企业也需要通过电子信息化手段进行精细管理。政府根据公众的出行便利和道路管理规则科学的划定停放区域,同时,企业根据大数据分析及时调整单车的停放数量和区域,保证车辆的投放更优化,利用率更高。

(责编:祝龙超、史建中)

ATA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