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秀过得游刃有余,杨九红却进退维谷,究其原因还是杨九红太重情


黄春去世后,杨九红原本打算表现出色,建立自己的声望,扫除她昔日的耻辱。她渴望在内部和外部从上到下识别房门,希望靠近她妻子的位置。出于这个原因,她尽力展示自己的才华,同时,她试图压制两位老太太留下的亲人。槐花(Sophora japonica L.)她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她可以为自己起名,并且有一天能够坚持。但是我不想让她尽力抑制蝗虫的开花,但她的妻子的位置被香秀中途切断了。她花了很多时间试图为其他人铺上婚纱。这时,杨九红突然有了一种宿命的颓废。

可以说,杨九红的生活,居住在豪宅的门口是非常克制的,进退两难的是她的真实写照。当奶奶活着的时候,她被镇压并死去。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在婆婆去世后,她强迫槐花死亡,使白静琪失去了对她的最后一丝感情。没有进一步进展的可能性。她无处可退休。她唯一的女儿在这里。她无法自由放下。在她的第二个孩子堕胎后,她在济南生活了十年。在过去的十年里,白景琦只去过她两次。她最终独自一人从济南回到了家门口。通过这种方式,整个人生一直处于两难境地,窒息死亡。

相反,湘绣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每次和杨九红一起战斗,她都被白景琪骂,并且个性地说,“走开,你不能吃一碗干净的米饭!”之后,她整理了自己的礼仪,告别了金义玉石的家门,然后回到了乡下的家乡。相反,她的果断行动让白敬琦感到失望。几天后,白敬琪本人回到乡下,邀请湘秀回来。湘绣有机会赢得妻子的位置。

与湘秀的行为相比,杨九红有可能为自己赎回自己。在白玉芬家的门口,等待白景琦的三天三夜,她已经注定了她悲伤的结局。可以说,杨九红是白敬琦的绝望尝试。她把所有的感情和金钱都放在白景琦的身上。从那以后,她的快乐与白敬琦对她的态度密切相关。湘绣并不这么认为。她并没有将她的生命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大房子门只是她的选择之一。如果她不能攻击,那么她仍然有一条后路。那是我回到乡下度过艰苦宁静生活的那一天。湘绣的幸福只能追随自己的内心,而其他人则无法忍住她。

包括白景琦被捕和监禁,湘秀在大房子的门口,被白敬业赶出去。湘绣是一样的态度,果断果断,说要离开,最后又被邀请回来了。可以看出,湘秀是一个更理性,更自由,更轻松的人。杨九红可能真的情绪化,习惯于情感用途,而湘秀没有清醒和决心,所以他们在大房子里住两种不同的样子。生活,一记耳光,进退两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