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宁:中国机器人大发展需闯“新三关”


习宁:中国机器人的发展需要“新三大风俗”

我们的记者方琳琳

与卓别林《摩登时代》的工业管道相比,今天机器人的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未来最受期待的机器人形式和应用领域是什么?中国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在哪些方面迫切需要打破?

在2019年北京世界机器人大会期间,香港大学的世界知名机器人专家和讲师习宁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的专访,逐一回答了上述问题。

机器人功能:从“替代人”到“扩大人”

你如何对机器人进行分类?

对于会议的官方报告,机器人分为三类: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和特殊机器人。习宁认为,这是“一种基于机器人应用和功能的科学方法。它更科学“;动物仿生机器人,人形商业机器人和基于工具的智能制造机器人被归类为“帮助教育和普及机器人,并将图像与公众进行比较”。

今天的机器人机器人和卓别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摩登时代》之间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习宁说:“机器人发展的开始是希望它可以取代人,做不愿做或重复工作的人,但经过一定程度的发展,我们发现机器人仍然可以做人的工作不能做。人的能力,扩大人的能力,这是一个本质的区别。“

他预测,在此基础上,机器人和人类应该在宏观和微观尺度上以多方面的方式协同工作,共同工作,这将极大地扩展机器人在未来的应用范围。

未来机器人:突破并在微观范围内工作

机器人在宏观组装,焊接和喷漆过程中与人进行比例范围的工作。但随着纳米技术和生物医学的发展,机器人需要在肉眼看不见的微观环境中使用。

例如,西宁:“如果你开发新药,你就不能在蛋白质,分子和细胞鳞片的实验中看到或触摸它们。人们很难操作,但微纳米机器人在极其微观的情况下检测和工作我们的眼睛功能,机器人的应用,也从传统领域扩展到新领域。“

“它会在人体中使用,你需要使用全新的材料吗?”记者向西宁提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传统机器人主要由机电系统组成,包括传感器等电子元件。但人类和动物是生物系统,除了一些机电组件,以及生物组件。以前,人类和机器人在任务层面合作,将一件事物整合在一起。未来,将出现一类新的生物机器人。 “将生物传感技术与微型机器人相结合,以增强人体的特定功能。”

除了已经整合到器官水平的产品,例如心脏起搏器,在分子水平和细胞水平上整合的类似生命的机器人特别值得期待。习宁理性地看好生命机器人的前景:“对生命机器人的研究刚刚开始,取得了一些成果。当然,实际应用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多学科进步:“老三关”和“新三关”一起闯进

机器人,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如何区分边界?

习宁认为,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是跨学科,多学科共同促进和协调发展的结果。 “机器人不仅涉及驱动器和传感器,控制和计算,还涉及材料和算法,因此无需非常清楚地区分边界。”

同样如此,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智能制造,它都离不开机器人直接在实施层面上工作。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的发展不仅促进了机器人的发展,也促进了机器人产业本身的发展。”

那么,在中国机器人蓬勃发展的道路上,需要打破哪些困难?

习宁分析:“就工业机器人而言,中国大部分地区仍然使用进口产品,这对国内机器人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由于性能,数量和质量的差距,现在国内机器人仅限于低端产业。国内传统机器人突破的关键始终是变速箱,控制器和传感器等核心部件。

与此同时,习宁认为还有其他三个新的行业瓶颈,最好一起推动研究和突破 -

“一个是机器人编程,现在机器人编程方法阻碍了机器人的推广。

“第二个是机器人校准方法。新机器人和现有的工厂坐标匹配是非常复杂的过程。没有必要掌握快速简单的方法,因此未来的机器人可以在电视打开后立即投入使用。 p>

“第三是传感器的组合,传统的机器人使用位置传感器,未来应该添加视觉传感器,但协同作用仍然很差。

国外这三个方面也在研究中,因此中国与它们处于同一起点。因此,当我们处于传统的“旧三风俗”时,必须同步“新三风”。通过这种方式,在下一个机器人被广泛使用的时代,中国有可能达到别人的前列。

“你曾经是IEEE机器人协会的主席。现在你在深圳建立了一个机器人研究所。你有没有研究和实践这三个问题?“

“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习宁说,例如,有些项目需要大量的高压天然气管道,并且界面内部需要平滑。否则,焊料的背压很容易导致芯部件事故。 “过去,一家法国公司可以做这种磨削机器人,但它没有卖给中国。企业需要支付昂贵的服务费,而人们只需携带机器人来提供服务。现在,我们开发的磨削机器人解决了这个问题。“/p>

(“科技日报”,北京,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