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为啥汉文帝会把铜山赏给邓通?原来为了一个离奇的梦


奇闻:为啥汉文帝会把铜山赏给邓通?原来为了一个离奇的梦

汉文帝素以生活节俭为世人称道。史载,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宫室、园林、车骑仪仗、服饰器具之物,都没有增添。他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进贡奇珍异宝,平日穿的是黑色粗丝衣服,为自己修建的霸陵一切从简。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著名的节俭皇帝,却也难过“情”字关,并有过堪称历史上最离奇奢侈的“一夜梦情”。

说其离奇,是因为令汉文帝动情的竟是一个男宠,而且,缘由是自己的一个梦,可谓“一梦定情”。据《史记佞幸列传第六十五》记载,汉文帝一生曾有过三个男宠:士人邓通,宦官赵同、北宫伯子。邓通无啥伎能,本是一个专职掌管行船的黄头郎,“独自谨其身以媚上而已”。他的得宠,是因为汉文帝的一个离奇的梦。所以,司马迁在开篇就界定“男人像女人一样,以色侍候圣上谓佞幸”。

据司马迁记载,某晚,汉文帝大概是小饮了几盅,入睡后,就梦见自己欲登天到达长生不老的仙境,却怎么都登不上去,忽然,有一个戴黄帽的小吏,从后面推他上天,汉文帝记得此人的衣襟系结在后面。一梦大醒后,汉文帝前往未央宫西边苍池中的渐台,私下用眼光寻找梦中推他上天的黄头郎,看到邓通衣带从后面穿结,正如梦中所见。便召来问及他姓名,答曰:姓邓名通。邓通与“登通”谐音,这让多少信些迷信的汉文帝深信,是上苍借梦所托,便日渐对邓通加以宠幸,甚至,经常移驾邓通家中玩乐,邓通也天天陪侍汉文帝,几近形影相随。受汉文帝宠爱后,邓通官至上大夫。

说其奢侈,则指这位节俭皇帝为邓通不惜钱财,“赏赐通巨万以十数”(见《史记佞幸列传》),前后赏赐邓通十几次,累计有亿万钱之多。而这还不过是汉文帝给自己男宠的一点“零用钱”。一次,汉文帝让一名相士给邓通面相,相士说,邓通将来会“穷得饿死”。汉文帝便说:“能使邓通富有的在于我,怎么可能让他贫困呢?”于是,汉文帝当即慷慨地赐给邓通蜀郡严道县的铜山,准其采铜自铸铜钱,一度“邓氏钱”遍布大汉天下。“邓氏钱”精工细作,铸钱时不掺杂铅、铁,因而光泽亮,分量足,厚薄匀,质地纯。上自王公大臣,中至豪商巨贾,下到贩夫走卒,都喜爱收藏使用“邓氏钱”。当时,吴王刘濞境内的豫章郡拥有铜矿,也被汉廷准许采矿铸钱。于是,一时间,吴国与邓通所铸的钱币流遍全国。吴国钱以发行量大占优,邓通钱则以质地优取胜。

这位一生节俭的汉文帝,为了自己的“一夜梦情”,竟让邓通拥有大汉几近一半的“印钞”权,其富可想而知。汉文帝的这“一夜梦情”也不可谓不奢侈!

邓通对汉文帝倒是算知恩图报,汉文帝曾生痈疮流脓,邓通便用口吮脓,汉文帝非常感动,并问邓通:谁最爱朕?邓通说当然是当朝太子。于是,汉文帝就考验太子,当太子刘启前来请安时,汉文帝让其替他吮脓,刘启面有难色。汉文帝便说,邓通就这样做了,刘启很惭愧,并开始记恨邓通。汉文帝一死,已为汉景帝的刘启立即罢免邓通,又抄其家,不许任何人接济他。最后,邓通正如相士所言,饿死了!这是冥冥中的巧合呢,还是司马迁在编纂《史记》时收录了民间流传的演义?这只有太史公自己知道。

(本篇完)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