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


  今早读到一位业内著名老总的话:“设施就是天花板,牛舍低矮狭窄、通风设施差、热辐射严重,奶牛生产只能恶性循环,坐等待毙。”

  4221769-16ac657bc3db5b53.jpg

  英文里有个“词”,叫DIRFT,是 Do It Right First Time的第一个字母组成的,意思是“做事情一次做对”。十多年前东石开展国内牧场业务时,我们有位美国设计师最后一张幻灯片永远是同样一句话:“最贵的牧场是必须建两次的牧场。”十几年后,我们或许会觉得他这句话错了,因为有的牧场可能建了三次甚至四次,到现在一直都在“整改中”。

件,还要看病人和病患家属的心态,谁也不敢保证肯定能治“好”,万一没治好,钱也花了,病人这边会不会成为医闹,这个风险也能有一定把握了,专家才会接,要不就是给自己找事儿。

  中国存量牧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无视技术蛮干的“杰作”。有的是在结构承重上就有问题的,那些“纸糊的”“建筑物”除了上面那位老总说的情况外,难以负荷重量和风载,所以基本就是等死,最好的办法是索性拆掉重来,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病患选择自杀以避免了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的原因,好死真比赖活着强。

  其实还有一类,虽然有这位老说的情况,但建筑物本身建得傻大傻大的,结构比纽约地铁站建得还结实,这类畜舍是可以通过“手术”而有所作为的,特别是低矮的畜舍,最适合做机械式通风改造,但这肯定需要钱,这会儿通常听到的是“没钱”——那就熬吧,没钱还聊看病,那就不是真想看病了,纯属逗咳嗽。

  我在这几年针对热应激的调研中是“危”中看到不少“机”的。堪称教科书级的牧场作品最后被阴差阳错地弄成四不像的项目,是不少的。还原经典,重现精彩,有这样基础的牧场不止一座两座,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地方。病是可治的病,大夫说了。但如果病人非要自己乱吃药的话,大夫再专家也没用。当然了,真想看病的话,得准备好钱。一边看病,一边怀疑大夫开药就是为了吃回扣,那这病就没法看了。又犹豫到底看不看,又不想花钱的话,就还是凑合着熬吧,等死也是一种选择。

  养牛在行外人眼中是一件没有什么技术可言的工作,但我们业内人知道我们不但有技术,还是有专业之分的。如果营养、育种是专业的话,那么环境同样是专业。如果您不会去找男科或妇科专家去看大腿骨折的话,牧场环境类问题也建议挂“环境科”的号。只要这个科的专家告诉你有救,就别放弃治疗信心,谁也不会甘心苟活,能治的病,治好了也能活他个长命百岁。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