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民企融资“贵”在中介成本 扶持民企需长效机制


?

私人企业融资中间成本“昂贵”

程世王玉哲

“花落在长川草绿,庐山重叠。”如果中小企业的“困难”是长期的全球问题,民营企业融资“昂贵”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注脚。该理论表明,供给侧中介的高成本与凝固与融资直接相关,不仅影响了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而且降低了民营企业的实际竞争力。

在过去10年中,虽然经济增长率下降,但中国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却维持在6%以上的水平。新旧压力和广泛增长的惯性带来了债务风险并受到拖累。转型升级,贸易摩擦和外需疲软进一步放大了企业的经营压力。

在增长和转型的挑战背景下,降低融资成本无疑是缓解多重压力的重要起点。 2018年11月1日,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六项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重大举措,重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问题。应该指出的是,“稳定的私营企业”很难做到最好。例如,自2017年以来,非标准融资的影响已经大幅缩减,其他私营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仍然很高。

我们认为,解决民营企业“昂贵”融资问题的关键是建立长效支持机制:通过信贷体系建设降低风险溢价,通过开放资本市场发展直接融资,鼓励技术创新,降低金融服务成本。

私营企业融资“昂贵”,融资“难”伴随着

中国民营企业“昂贵”融资的主要原因和融资“难度”是供给中间成本的高成本和固化。虽然中小企业融资的“困难”是长期存在的全球性问题,但民营企业的“昂贵”融资在中国尤为突出。我们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民企融资“难”在结构性错配》中指出,中小企业在资金有效供给低于其有效需求的过程中“难以”融资,这自然会推高资本价格并带来另一面硬币“昂贵”的融资。

此外,中国的民营企业融资有不同的注意事项,关键是供给方面的中间成本。中国社会科学院成员余永定从可贷资金供需简洁框架对中国企业融资成本进行了代表性分析,并给出了可贷资金供给曲线的七个理由。其中,大多数原因都直接关系到中介费用。例如,商业银行的垄断地位导致高增长率,银行风险规避增加风险溢价,贷存比增加交易成本,直接融资渠道薄弱,中介角色甚至得到了加强。需求方融资的“难度”和特定主体的低利率弹性也使得难以抑制中间成本。数据显示,中国的金融供应方资源配置效率不足以影响不同类型实体的竞争力。在与中国产业结构有一定相似性的经济体中,我们可以选择韩国为例。

在过去二十年中,韩国大小企业之间的利差一直保持在20%以内,股票的贷款利差长期以来一直低于10%(图1)。相比之下,中国,私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长期以来面临较高的实际融资成本,其贷款利率通常以基准为基础上涨20%至50%,而近年来私人贷款利率一直高于15%。这种显着的传播将导致恶性循环,也将使中介成本缺乏积极监管的动力机制。

降低私营企业的融资成本,减缓多重压力

connect() timed out!支持私营企业政策的短期效果还有待观察,解决“昂贵”融资的需要需要一个长期机制。由于直接融资比例低,信贷结构不匹配,中国民营企业对非标准融资的依赖程度明显较高。自2017年以来,由于金融监管的加强,非标准渠道出现了急剧萎缩。目前,非标准股票在社会福利中的比例已从2015年底的16.2%下降到2019年6月的11.8%。在融资渠道有限的情况下,非标准收入进一步增加了实际融资成本。其他渠道的私营企业。

我们发现,基准利率超过30%的贷款比例从2017年初的约20%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约40%。2018年11月1日,私营企业研讨会提出支持私营经济发展的六项措施,强调需要“将银行绩效评估与私营经济的支持联系起来”和其他措施,以解决私营企业融资难以筹集的问题。然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随着非标准融资的进一步收缩,浮动贷款的比例在短期下降后再次上升,这也凸显了“稳定的私营企业”依赖于长期建设的事实。期权机制(图3)。

我们认为,解决民营企业“昂贵”宏观政策的关键是建立长期预期,实质比形式更重要:一是要降低银行风险溢价,必须大力推进建设民营企业信用制度建立良性信用担保机制避免“互联互通”和“互助安全”问题可能带来系统性金融风险,从而降低融资成本。第二,借助资本市场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机遇,简化审批程序,使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顺利进行。新经济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将促进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三是鼓励金融创新,通过金融技术,监管技术等先进手段不断完善相关金融产品,为民营企业提供便捷,高效,低交易。金融服务的成本。制图/蒋玉明

(程石是工银国际的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兼研究总监,王玉哲是工银国际的高级经济师)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