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界,善良可能通过不同的方式达成


?

沃顿商学院前副校长Jeffrey Sheehan(沉本汉)带来了一本新书《世界无界》到上海,与希恩先生一起,有林则徐的后裔郑家钦。郑家钦在国内外学习和工作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对儒家文化也有独到的见解。澎湃新闻(采访了Jeffrey Sheehan和郑家钦先生。在采访中,希恩先生和郑家钦先生在新书《世界无界》中进一步阐述了世界公民的概念,并分享了它。他们理解不同文化和哲学之间的关系。

711.jpg《世界无界》沃顿商学院前副总统杰弗里希恩(Zhen Benhan)的作者。

澎湃新闻:你的新书的标题是《世界无界》(没有异乡),这句话的第二句是只有外国人的旅行者。这似乎与我们今天提出的世界公民的概念有关。某种匹配,您如何看待这两个概念之间的联系?

Jeffrey Sheehan:是的,对我来说,世界和世界之间当然有联系。我个人非常重视“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概念。 “爱国主义”是指你对你所居住的国家有一种感觉,你喜欢它的语言,天气,食物。但你不认为它优于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和文化只是不同,高低之间没有区别。 “民族主义”意味着你认为你的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好,这往往是不同国家人民之间仇恨和敌意的开端。作为世界公民,我喜欢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当然,我对我的国家充满热情,但我也尊重并喜欢其他国家和文化。因此,作为世界公民,除尊重国家差异外,还必须尊重其他国家和文化,而不是憎恨它们。

澎湃新闻:在你的新书《世界无界》中,你选择了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21个科目。你认为这21件物品有一些共同的特质吗?

Jeffrey Sheehan:这是我书中的要点之一。排除国家,文化,语言,宗教和专业差异,我们可能会发现这21个不同的对象具有相同的价值。例如,原谅,尊重他人,关心家庭。这些人在某些方面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例如语言和食物,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对最重要的价值观保持着惊人的一致意见。

澎湃新闻:其中一位受访者是林则徐的后裔郑家钦,而郑先生与儒家思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儒家思想中的一些重要观点,如尊重教师,可能不是西方世界的主要价值观。您怎么看待这种价值冲突?这种冲突会被消除吗?

郑佳琴:我认为西方人也尊重他们的父母。不仅中国注重孝道。但西方尊重其父母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在西方社会,家庭非常重要。

Jeffrey Sheehan:在基督教文化中,家庭和谐是十诫之一。从宗教的角度来看,尊重父母是西方人坚持的价值观。

澎湃新闻:但儒家思想可能与基督教不同,因为儒家思想不是宗教。你同意吗?

Jeffrey Sheehan:儒家思想不是一种宗教,但我们可能不得不把核心放在一边。宗教要求信徒相信世界上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神,我宁愿使用灵性。灵性更接近价值和精神。它指的是我们无法看到但承认的事物,例如宽容,信任,同情和尊重。它不需要上帝或上帝的存在,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灵性和儒家的价值观非常接近。我们可能不需要关心它的形式是否一致,但更关心它的内核。

郑家钦:儒家思想的基础是孝道,忠诚,忠诚,诚实和羞耻,或者这八种行为。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这八个词都可以被视为一个良好社会的基本品质。例如,忠诚就是信任和忠诚,即使在西方社会中,这也是社会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人们缺乏信任和忠诚时,这个社会往往是腐败的。对我来说,我从未见过一个不重视或不需要这些价值观的社会。在基督教文明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也是如此。但儒家思想也强调人们需要感到羞耻。这是衡量人类行为质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可能与西方文化不同。

澎湃新闻:在今天保守主义盛行的欧洲和美国,你认为消除人与人之间文化,宗教和种族之间的差距更加困难吗?这是否与某些先入为主的偏见有关?

Jeffrey Sheehan:从哲学的角度来看,人类不应该排斥或讨厌。这种行为没有理由。当我们研究不同文化和宗教的价值体系时,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价值观。因此,如果我们将语言,肤色和地理视为薄屏障,那么消除障碍并不会变得更加困难。当然,这完全取决于人们的选择。

郑佳琴:当我们研究善的概念时,我们可能会发现不同文化对良好行为的看法非常相似。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我们对信任和忠诚等行为都持相同的态度。因此,我们可能会根据这些价值达成一些共识。

澎湃新闻:许多国家之间的冲突与宗教和文化有关。您如何看待不同宗教存在的价值观冲突?这会妨碍人们达成共识吗?

Jeffrey Sheehan:宗教确实是冲突的原因之一。但我之前提到的灵性并不是我们回归宗教的源头,而是基于良好,善良的纪律。但宗教的发展与权力,财富和战争有关。我想我们应该回到源头看看耶稣,佛陀和穆罕默德所说的话。他们不鼓励杀戮和战争。也许这是解决宗教冲突的一种方式。

郑家钦:人民对财富和权力的贪婪导致了许多宗教问题。没有宗教鼓励战争和邪恶。宗教的来源仍然是鼓励人们做好事,做正确的事,而不是追求权力和财富。

澎湃新闻:书中提到你和郑先生积极参与公共服务。郑先生强调,儒家文化中对他人的同情和尊重是鼓励他成为慈善机构的重要原因。你能谈谈对慈善事业的理解吗?

郑佳琴:我一直认为“绅士爱钱,有道德”,对绅士来说,最重要的不仅是要合理,合理地赚钱,还要利用这些财富做正确的事,比如为社会服务。

Jeffrey Sheehan:在印度文化中,我们应该在生命的最初25年里学习并结婚。在接下来的25年里,我们应该努力赚钱。在第三个25年,我们应该用我们赚的钱来回馈社会。如果你有幸享受第四十五年,我们应该追求精神生活。但在第三个25年,你有能力帮助有需要的人改变社会。虽然许多西方国家,如美国,都非常贪婪,但许多美国人愿意投入慈善事业。可以说这是一种传统,但在慈善事业中存在一些问题。

澎湃新闻:最后,你对世界公民的未来持乐观态度,还是认为这对人们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郑家钦:我认为这个问题对中国更为重要。现在中国更加多样化,将面临更多不同的文化和种族。我们可能需要意识到,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实现善意,并且需要认识到有不同的方式与不同文化的人交流,因为您的想法可能不容易被接受。但保留您的道德和价值观更为重要。

Jeffrey Sheehan:我认为这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但是,如果我们将当前社会与千禧年社会进行比较,我们必须承认,许多事情已经变得更好。我从哲学家斯蒂芬平克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们生活在最人性化的世界里。我们对待妇女,动物,宗教和种族的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并不是说世界现在是完美的,但我需要对它更加耐心。我的书可能是暴风雨中的一片叶子,但风暴最终将在一百年之后过去。

970.jpg Jeffrey A. Sheehan:《世界无界我的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的朋友》,由陈迪,上海大学出版社翻译。